狼居胥

美强
很久不写东西但是还活着
沉迷游戏

8月17日

面试宝典看到了P31。

Unity3D刚开始2D Game Kit部分(3D的死活下载不了),学会了用图块绘制地图。

8月16日

Unity3D自带教程04-Prefab:层次窗口的对象可以直接拖到文件窗口,在游戏界面直接实现。

Tutorial Projects的教程下载起来真的好慢。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7143245←Unity3D做动画的教程,短时间内我应该是用不到了,还是存一下。

红纸(肌肉受注意 微灵异 节操已扔)

在洗澡之前照镜子是坂田银时的习惯。

他有着令人称赞的好身材,宽肩窄臀,厚实的胸膛,是长期坚持锻炼的结果。

他总是向朋友们夸赞自己腹部明显的六块肌肉,并努力向八块发展着。还有小腿处完美的线条也是别的男人所望尘莫及的。

照镜子通常是五分钟左右,将自己好好的检查一遍,之后愉快的洗一个澡。坂田银时的夜生活很健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秋天的逼近,近来他看着镜子的时候背后总有股凉意挥之不去。

可能是房子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这条街的街头以前是处置死刑犯的地方,聚集了不少冤魂。因此,这里的房子很便宜——对于坂田银时这样的三无青年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这栋房子共有六层,他住在四楼,楼上是两个奇怪的家伙。

五楼是一个早年丧夫的老寡妇,整日神经兮兮。六楼……好像是一个男人吧?见的次数不多,银时记得并不真切,那人总是将自己的面容隐藏于帽沿下,每每悄无声息的出现于正在上楼的银时身后。

索命的鬼魂!

银时曾这样评价。

洗完澡躺在床上,定好闹钟后,银时听着秒针走动的声音入睡。

嘀嗒,嘀嗒…… 

*

第二天。

坂田银时起床的时候觉得有点酸痛,晚上睡得并不舒服,有些喘不过气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这样的日子已持续多日。

因为自己的睡姿不好,所以他并没有多想,起床洗漱。

今天是他上班的第一天,工作的地方是一家黑市俱乐部。

——如果老师知道当初他教给我的东西用于此,一定会难过吧。

他想着,关上了门。刚要转身下楼却发现门旁贴着一张红色的方形纸,回头发现对门也贴着一张。

这是做什么的?

然而时间有些来不及了,银时便匆匆下楼。    

银时,银时…… 

【未完待续 2012-4-29 18:09:47】


坂田银时回家时心情十分愉快。

在俱乐部的工作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工资是按周计算的,也就是说,只要再六天就可以拿到钱好好改善生活了。

开门时迎面吹来一阵冷风,银时的卷发被吹起了几根——出门前明明关好了窗户,莫不是遭小偷了吧?

伸手按了开关,昏暗的光线从久未擦洗的灯泡中流泻而出,缓缓照亮屋子。

客窗上黄色的窗帘安静的合拢着,看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呼…… 

银时正想放心,却突然觉得脖子上被吹了一口冷风。

哪来的风?

想了想,他还是将目光锁定在了窗户上,慢慢靠近。

一步,两步,三步…… 

银时猛的拉开窗帘!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窗户关的好好的,掉了漆的蓝色窗沿闭合着,玻璃前是生锈的铁栏杆。 

…… 

似乎没什么特别的。

不对!不对!

之前并没有铁栏杆!这些铁栏杆是哪来的!!

坂田银时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猛的推开了窗户。

此时已接近深夜,月亮被乌云遮住大半,只隐隐透出些光亮。街上很安静,偶尔有车疾驰而过。什么都没有。

那么刚才的那阵风,是错觉吗?

银时挠了挠那头银色的卷发,决定还是不要自己吓自己,或许原本就有铁栏杆只是自己没有注意到罢了,便转身去洗澡。

窗户没有关上。

【未完待续 2012-05-01 18:14:57】

伪BUG:窗户在铁栏杆外边。

【注释于 2012-11-30 21:36:38】


坂田银时洗完澡后光裸着上身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蓬松的头发随意的卷曲着结实的胸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胸前两点浅色在空气中安静的雌伏着。

简直性感得要命。 

——虽然他穿着草莓裤衩。

电视上无聊的肥皂剧让他发起了困,分针一圈一圈的走着,银时觉得脑袋越来越重,最后脖子一歪,睡着在了沙发上。

显然,跨入陷阱的猎物毫无自知。



第二天,坂田银时睁开眼醒来,扭头看时钟,时针指向七点。

幸好没睡过头。

他坐起身来打算穿衣服,发现自己坐在床上。

我昨天睡前似乎在看电视吧?

坂田银时皱了下眉头,房间里很安静,电视并没有打开。

不管这么多,先去上班了。

他走进卫生间打算刷牙,盯着镜子发现自己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

脖子上多了一个红点。

蚊子咬的吗?

坂田银时伸手按了按,并不感觉痒。放下手的时候,擦过乳齤头,突然有种酥麻的感觉,仔细一看,发现乳齤头的颜色似乎深了一些。

坂田银时更加迷惑,他第一次觉得男人的乳齤头也有些微的快感,但究竟为何如此,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东西来,只好任命的刷牙。 



出门的时候,银时又看到了那张红纸,于是手闲的想把它撕下来。然而看似随意糊上的纸竟牢牢粘在墙上,任他怎么抠,边角也平整得不起皱。

真是的…… 

坂田银时难得有挫败感。

【未完待续 2013-01-10 17:19:11】


坂田银时回到了家里,脑里一直想着早上的事情,生性的谨慎还是没办法让他将这一切解释为意外。然而他的朋友都不在身边也没有联系方式,遇到了这种事情也没有办法找人交谈。
那么……还是先这样下去吧……
他有些认命的摇了摇头,将自己扔进了床里,意外的觉得被子很温暖。
大概是晒过阳光后所会散发出的味道吧。小时候老师在他尿床后总是把被子抱出去,在院子里晒太阳,晚上睡觉时就会有好闻的味道。
也许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银时勾了勾嘴角,安静的微笑起来,抱着被子头蹭了蹭,颇像个大男孩。
人在想起美好的过往时,总会暂时忘记现在的痛苦。

坂田银时决定下楼跑几圈去消除想起老师时心中酸痛的感觉。
——把泪水化成汗水,就会变得坚强了吧。
这片街区实在安静的可怕,即使现在只是八点钟,路上也只有几个行人匆匆路过。坂田银时把毛巾披在脖子上,打算去旁边的公园。
说是公园,其实也只是一片随意种了些树木的土地罢了,有几把供人休息的木椅。它的存在在如今寸土寸金的城市里和旁边废旧街区一样不合理,奇怪的是政府并没有过问,而是放任它于此。对坂田银时来说,却无异于一块宝地,一个人的时候最自由。
秋风呼啸而过,银时搓了搓双手,开始跑圈。

跑了几圈后,银时坐在木椅上用毛巾擦拭着汗水,性感的侧脸充满了男人的味道,偶尔有几滴汗珠落入起伏的胸间。
咚、咚、咚……
坂田银时抬起头时发现一个年迈的老人正拄着拐杖朝他走来,佝偻着背,不时咳嗽几声。他注意到了银时,抬头望过去,双目中竟十分清明,毫无浑浊之色。银时愣了一下,坐到长椅的一边给老人让出空间,对方缓慢的坐了下去。
两个人便如此静坐着,各怀心事。
良久,坂田银时打算回家,站起身时,老人叫住了他。
“年轻人。”
银时回过了头。
“老人家,有事吗。”
“最近注意些。”
说完老人便拄着拐杖依着来时缓慢的速度离开了,留坂田银时一人在原地。
也许老人从他身上看出了端倪,他现在要做的应该是追上去询问而不是呆在原地,可他不想也不愿,潜意识里不想听到更糟糕的情况。大抵是人的本性使然。
离开前,坂田银时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老人离去的方向,发现对方早已消失。却发现公园另一边的长椅上似乎有人坐着,仔细一看,只余一地秋风。

【未完待续 20120121】

绅士与狼

桂小太郎执着于参加各种华丽的宴会来填补他内心深处的空虚,表面人畜无害可内心却不一定是这么回事,他致力于把自己塑造成一位绅士的形象,上流社会的人总爱如此。

他举着酒杯穿梭在人群中,保养良好的长发吸引了不少人上前搭讪,他也很享受女士们的惊讶与仰慕,遇到合胃口的春宵一夜也未尝不可。

有过对象的次数多了,渐渐感到乏味,期待着再次遇到故人,桂小太郎明白心里始终放不下坂田银时,旧时的好友。

当他站在长桌的一头看见对面一个银色天然卷的家伙拿着蛋糕拼命往嘴里塞的时候,知道自己多年来的坚持是对的,他相信自己和银时之间有着某种感应,指引他们再次相遇。

坂田银时一边吃东西一边盘算着要如何带一些回去当作夜宵,和朋友借来一套勉强能看的西装后在礼仪小姐的疏忽下终于成功溜进了宴会。

其实坂田现在的工作谈不上多落魄只是要满足他异于常人的甜食欲有些困难,况且那些名流参加宴会的主要目的不是吃饱,这些甜品摆在那里也是浪费,秉承着这种理念他一向安然自得。

桂小太郎慢慢咀嚼着口中的荞麦面思考着如何将银时拆吃入腹,不要怀疑宴会上的餐品供应的等级,满足有钱人怪异的癖好才是最重要。

他精心挑选了一杯鸡尾酒,看起来酒精度并不高,也没有什么威胁性,只是加入了一点可爱的药物后,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坂田银时接过了鸡尾酒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抬起头发现一位染着酒红色长发女士对他微笑,头脑一热,他一口气就喝完了那杯酒。他显然不知道,在酒会上不能轻易接受任何来自陌生人的馈赠。

桂小太郎看着坂田银时喝下酒后,满意的转身向服务员订了顶层的房间,并告知一位男士会先上去,彼此间笑而不语。

他愿意为自己心爱的人提供最好的一切,他相信自己是个完美的情人,他是个绅士,至少,表面上是。

坂田银时狼吞虎咽了一会,觉得有些内急,循着服务员的指引到了卫生间解急。出来后开始觉得头晕,低头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洗,有些昏沉的决定先回家。想要直起身子的时候,脖子被人手剁了一下,眼前一黑,软了下去。

桂小太郎打横抱起了银时,看来坚持锻炼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坂田银时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重,顺手摸了一把臀部的他嘴角微微翘起。

把银时放在床上,桂弯腰轻柔的在他唇上留下了一个吻,体贴的脱去鞋袜、盖上被子,这一切都是绅士对伴侣所该做的。

为了惩罚银时没有在宴会上发现他,桂小太郎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他关了房间的电闸并锁上门,不过担心银时醒来后找不到他会慌张,还是在枕头上留下了钥匙。

桂小太郎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十分满意,毫不愧对贵公子之称。


桂小太郎从电梯出来后,不出意外的撞见了打算逃走的坂田银时,卷发蓬松杂乱,对方愣了一下,依旧打算走进电梯。

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桂小太郎猛地伸出右手拦住坂田银时的腰并施力迫使他退后,坂田银时毫无防备再加上手脚无力,被对方按在了墙壁上。

他皱了皱眉头,试图推开拦住他的手臂但纹丝不动,无奈道:“先生,可以让我离开吗,我并不认识你。” 

“你把我忘了,真是可恶。”桂小太郎凑近坂田银时,在他耳垂舔了一下,满意的看到对方抖了下,“在下桂小太郎。” 

桂小太郎?当年那个总是戴着假发来上课的同学?“噢,原来是你啊,现在是何意,打算老同学相聚喝一杯么。” 

“我想SHANG你。”说完这句话桂小太郎就狠狠吻住了坂田银时,带着侵略性质的,舌头伸进口腔搅动着,吸吮着津液。 

“滚开。”坂田银时试图推动某人,但药物的作用下他并没有多少力气反而有点欲拒还迎的感觉,桂小太郎半拉半扯的把他带进了房间。

【未完待续 2013-02-24 21:27:16】

野性(ABO设定 桂银ONLY)

桂小太郎兴致缺缺的坐在看台上,在四周喧闹的热潮中,支着下巴观察着周围。
他实在是很不想来这种到处都是Beta的低级场所,一点都不符合他Alpha的身份。只是这次生意对象是个天人,对于地球上这类以命相搏的游戏十分感兴趣,非要观赏后才肯签合同,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上一回合胜利的蓝发拳手。蓝发拳手是今年夺冠的热门拳手,只要打败下一个挑战的选手就能晋级决赛,赌注已经飙升1:7。
就在桂小太郎走神的片刻,挑战者悄然登场了,他显然是个新面孔,看客并没有对他展现出什么热情,也鲜少有人下注赌他赢,独自在角落活动手脚。桂小太郎扫了遍天花板后,视线重新落回对垒,发现那人的发色是少有的银色,与台上汹涌的暗潮格格不入,健美的肌肉均匀的分布在骨骼上,两粒柔软的蓓蕾安静的沉睡在厚实的胸膛上,腿部流畅的线条隐含力量。那人发现有人在看他,下意识的回头,一双带着凌厉的红眸直直的撞进桂的眼中。
没想到有这样特别的Beta。
桂小太郎微笑的眯了眯眼,偏头对身旁的侍者说了句什么。侍者似乎有些惊讶,不确定的又询问了一遍,直到桂小太郎点了点头,他才走向赌台。尊贵的Alpha自在的交叠双腿,抿了口红酒,静待好戏开场。

一开场便是激烈的交锋,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稍不留神便是血液飞溅,宁愿生生挨下重拳也不肯背部着地,最后常常以一方的死亡结束,这就是残酷的生死拳赛。
银发的挑战者出乎意料的压制住了蓝发拳手,防守严密让对方找不到一丝进攻的契机,出拳不多却每次都命中目标,异于他人的红眸盈满不羁的野性,看台不时传来激动的叫喊。蓝发拳手有些沉不住气,连续几次挥拳却频频落空,最后在对方快速的袭击中乱了阵脚,放倒在地板上,被判了出局。
“新拳王!新拳王!”
看客们热血沸腾,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高手,给这次比赛又增添了不少看点。虽说赔了不少钱,但大部分人只是来找刺激的。
银发拳手放开对方后,接过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汗,突然想起什么的往台下看了一眼,发现先前那个黑发男人的位置已经空了,便下了台。他在众人的欢呼下回到了休息室,换上了便服打算离开,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一个穿着燕尾服的男人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上面摆着一张卡片和一杯红酒。
“给我的?”
银发拳手有些惊讶,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拿起卡片。
你果然没令我失望,坂田银时,期待下次相会。
——桂小太郎

直觉告诉他桂小太郎就是刚才那个黑发男人的名字,看起来是个Alpha,没想到会来这种地方消遣,真是搞不懂贵族的心思。坂田银时耸了耸肩,随手把卡片扔进了垃圾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未完待续 20130415 1732】

12345
©狼居胥 | Powered by LOFTER